步森“乱战”:律师称受人身威胁 股东对骂报警幕后 谁在掰手腕?


证人律师表示,他受到个人威胁,股东对峙,董建高的离职,安全检查以及股东致电110的威胁。准备近两个月,* ST Busen(公司主体“浙江布森服饰有限公司) “在9月2日的股东大会上,谁被激起了一场闹剧?

9月4日晚,* ST Busen回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称取消股东大会具有法律依据和法律合规性。然而,针对媒体报道称“非公司股东喜欢投资投资者参与会议,引起争议并最终导致现场失控”,* ST Busen没有积极回答,但始终强调到期对大股东东方恒正(北京)东方恒正电子有限公司的压力干扰导致现场秩序失控。

公告显示,* ST Busen于9月2日举行的股东大会旨在考虑取消赵春霞,冯雪,白亮等八位董事或监事的职位。其中,赵春霞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ST Busen的董事长。

然而,在9月2日晚上,* ST Busen表示,股东大会未能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原因是股东大会的证人在会议前受到公司股东东方恒正相关人员的干扰和压力,不能参加股东大会的见证会。鉴于事件突然发生,会议的继续可能损害少数股东的合法权益。监事会主席刘岩宣布,股东大会将被取消,并将分开举行。

“证券时报”9月2日报道了股东大会的具体情况:在现场,赵春霞创办的P2P平台“爱心投资”的一些投资者来到现场,让人们得到验证和移交在进入会场之前到手机。会议开始后,证人律师表示,自会议召开以来,一些投资者受到故意威胁,因此他们在股东大会上退出了证人会议。随后,股东大会召集人监事会宣布终止股东大会。

此后,*ST布森的董事、监事、第一大股东代表、小股东、投资方开始争论,甚至一度出现股东与投资方的推搡和对抗。失控现场还吸引了10多名“特警”维持稳定,并要求所有现场人员撤离。不过,此举遭到部分股东不满,“110”报警随即启动。

时代财经试图联系*ST布森了解具体情况,截至记者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控制“塔特尔之战”

上述*ST步森公告称,取消股东大会的直接原因是大股东东方恒正向证人律师施压。《上海证券报》报道东方恒正迅速反击,称“从未联系过参与证言的两名律师”和“愿意接受当面证明”,并质疑公司此举阻止或推迟召开股东大会的真实目的。避免罢免现任董事、监事。

东方恒正与赵春霞控制权之争,可能是导致本次股东大会闹剧的主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ST布森成立于1985年,是一家集时尚研发、设计、制造、销售于一体的大型服装企业。2011年,釜山股份在深交所上市,实现营业收入7.15亿元。到2014年,釜山股份迎来了第一次亏损。随着布森经营状况的恶化,布恩股份创始人寿财丰家族逐渐开始减持。

中国基金报道称,有媒体报道称,2015年3月,釜山与上海瑞益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瑞益资产”)签订了转让协议。集团变更为瑞易资产,瑞易资产持有釜山股份总数29.86%。

作为Busen Co.的创始人,Shou家族通过了交易和之前的减持,他们先后兑现了超过15亿元人民币。这也意味着原始创始团队寿彩峰家族正式退出公司。 2015年至2017年,经实际控制人连续三次变更后,赵春霞于2017年10月成为重庆安健汉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健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今年4月26日,Busen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该公告提醒,从4月30日起,公司的股票将受到特别处理“退市风险警告”。股票缩写将从“Busen Share”更改为“* ST Step”。参议员“

截至今年5月底,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购买了由赵春霞控股的安春科技持有的22.4万股* ST Busen股份,成为* ST Busen的第一大股东。

虽然安健科技不再持有* ST Busen股份,但安健科技的一致行动任瑞资产亦持有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ST Busen的13.86%股份。 * ST Busen此前曾宣布,公司董事会由安健科技提名,并由股东大会选举产生。尽管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已发生变化,但实际控制人并未发生变化。根据原协议,赵春霞的实际控制人任期一直持续到2021年。

进入主* ST步后,东方恒正控制* ST布森的意图明显,并先后发动了几轮“攻势”。

截至6月底,孟祥龙等股东要求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解散董事长赵春霞,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冯雪,非独立董事白亮,苏红,李新,孟范琪,潘伟韩佳主管。

8月19日,在* ST Busen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公告中,重庆新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 - 长盛11私募股权基金,张兴亮,孟祥龙,张旭等五位股东明确表示,“由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未能扭转上市公司运营的恶化。赵春霞亲自跑了。“

面对主要股东的“强迫宫”,现任董事会反击。 8月28日,* ST Busen发布了一份澄清公告说:“虽然董事会主席赵春霞因健康状况不佳而接受治疗,但仍坚持参加董事会和公司管理层。通过电话会议等会议,亲自批准生产经营过程。需要经董事长批准的事项,正常履行。“

据报道,赵春霞自2018年8月15日起未接受浙江省证监局的采访。

赵春霞为什么会消失?

巧合的是,赵春霞“在不同地方待遇”的开始时间恰逢爱情投资过期的时候。

中国基金报告称,2018年7月27日和8月7日,艾投资在官方网站上先后发布了《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一品堂文化等41家企业催款公告(第一批)》和《受债权人委托向天津家宝散热器等8家企业催款公告(第二批)》,并公开向未按时偿还本金,利息和违约金的49家公司提起债务。

据披露,49家公司中有8家上市公司,欠款额在3000万元至2亿元之间。这些大额贷款被爱情投资打包为“储蓄计划”,并出售给110,000名投资者。

中国互助黄金协会信息披露系统显示,“爱情投资”项目的逾期率为91.31%。据官方网站称,截至8月底,爱心投资贷款余额为129.52亿元,逾期金额超过100亿元,其中逾期90亿元为74亿元。

6月13日发布的一份监管调查函称,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公司董事长赵春霞控制的“爱心投资”P2P网络借贷平台部分逾期未投。对此,监管部门查询函要求披露“爱投”P2P网上借贷平台的最新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表明“爱心投资”p2p网上借贷平台的主要风险状况是否已被公安机关调查。

对此,*ST布森回应称,截至2019年6月18日,该投资平台未经公安机关备案,公司与该投资平台独立运营,无任何业务往来或资金往来。因此,对公司的日常经营没有重大影响。

不过,7月中旬,也有爱心投资机构表示,他们收到了当地经济调查的通知。北京市经济调查局已经对恋爱投资进行了调查,可以去报案并提交相关材料。

同时,赵春霞失踪了。

业内人士王丽(化名)向时代财经介绍,一则消息称,投资者逾期数十万元的爱情投资已被警方显示,投资确实已经备案。北京警方在处理此类案件时,通常会逮捕主要嫌疑人。这也许就是赵春霞失踪的原因。

此外,王丽还表示,目前市场上有人以较低的折扣价从投资投资者手中购买逾期资产。时代金融在信用交易平台的“交易宝”上发现,确实有很多关于投资信贷转移的信息,而且一些转移已经被移除。排除骗子的情况,如果这些人属于爱情投资,这样做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减少爱情投资逾期资产的规模,以尽量减少未来投资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王莉表示,不排除赵春霞等人故意干扰9月2日召开股东大会的可能性。

“证券时报”报道称,在9月2日的股东大会现场,不是* ST Busen的“投资”投资者股东的投资者,在会场和参与股东的推动下,面对和失控的局面一度吸引了10多名“特殊安全”这个名字很稳定,需要现场所有人员离开。

此外,证人的“缺席”是否足以导致股东大会搁浅?深圳证券交易所最近要求* ST Busen解释律师参与证人是否是股东大会的前提条件,以及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和法律合规性。

根据《股东大会规则》的有关规定,如果延期或取消,召集人应在预定召开日期前至少2个工作日公布并说明理由。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特殊原因暂停股东大会,或者不能解决的,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尽快恢复股东大会或者终止股东大会,并及时公布。

9月4日晚,* ST Busen回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的上述询问函,称取消股东大会有法律依据和合法合规。

* ST Busen表示,参与证词的律师有必要确保法律和有效召开股东大会。证人律师被相关人员打扰后,他说他不能参加这个证人工作,股东大会的秩序混乱。该公司的监事会采取了必要的措施,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为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公司召集人宣布取消本次股东大会,并将在选举当日单独举行。

深圳证券交易所还询问有关“非公司股东爱投资投资者的媒体报道,引起争议,并最终导致现场失控”,要求* ST Busen解释取消现场股东的原因会议和公司的披露是否一致?

在这方面,* ST布森没有积极回答,但始终强调,由于东方恒正的压力干扰,现场的秩序失控。

然而,与控制权的斗争相比,* ST Stepsen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ST Busen在8月27日晚间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收入1.81亿元,同比增长4.35%;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4316.8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6.11%。虽然亏损已经缩小,但并没有盈利。

根据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连续三个财政年度的经审计净利润为负数,公司股票将被暂停。目前已经是2019年下半年了。根据上半年的亏损情况,为* ST Busen预留的时间并不多。

(文章来源:时间财务)

(编辑:DF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