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祥忠:我所亲历的拉美外交风云


?

[编者注]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过去的70年中,几代外交官为人民服务国家,为祖国交朋友,为世界谋求和平。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中心的历史节点。人民日报发布了一系列有关“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报道。在本期中,我们回顾了前中国驻秘鲁和智利大使朱相中的故事。本文内容摘自《祝祥忠大使》《拉美外交风云纪实》一书。

2002年5月,朱向中在淮安总理周恩来纪念堂前合影。 (数据图)

1955年8月,朱向忠开始在苏联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学习中南美洲的外交。 1960年10月,他被分配到外交部工作,直到1996年3月从外交部退休为止。在此期间,朱向忠曾任外交部大洋洲部副主任(拉美地区负责人),秘鲁和智利大使,并在拉美外交领域学习和工作了40年。他还见证了中拉交流的许多历史性时刻。

见敬拜的伟大人物毛主席

“ 1957年11月17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那天,我在莫斯科大学礼堂与在莫斯科大学学习的其他同学会面。心,听了他着名的演讲:“希望寄托在你身上。”这篇演讲已经发表了60多年了,当时的场面仍然生动。”朱向忠回忆。

他说:“毛主席的讲话与一般政治报告完全不同,但与每个人的聊天都是一样的。问题与答案,欢笑与笑声是一piece而就的。毛主席的第一句话是:“世界是你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的。”他在演讲中对国际学生提出了三点希望:第一,成为好人,这是革命的资本;第二,学习好,学习建设国家的技能;第三,做好工作,为国际社会做出有益的贡献国家。”

1953年7月,周总理给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学生一个口号,称“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还增加了“纪律”,被称为“四个好”。 “。 “。1969年12月,周恩来总理会见了到国外去工作的外国同志。当时,朱相中也立即去了中国驻古巴大使馆工作。我很幸运听到总理对他的分析。当时的国际形势和中国外交形势,以及对外交官进行下一阶段外交工作的重要指示。

包括毛主席在内的老一辈领导人的热情和殷切期望极大地鼓舞了朱向忠。他深刻理解肩上的巨大责任。在国外,他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和艰苦的工作克服了语言障碍等困难,刻苦学习,受到了老师和外国留学生的高度评价。回顾过去,朱向忠说:“外国学生经常好奇地问:'为什么中国人要这么努力学习?'他们不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热情的爱国主义!” >

回国后,朱国祥无条件服从组织,分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和职位,无私奉献自己的年轻才华。他自豪地说:“苏联的学生没有辜负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信任和信任,也没有辜负祖国人民的修养和期望。”

中国外交大臣“失踪”

1987年6月,朱相忠在外交部大洋洲司任拉丁美洲事务副主任,并由国务委员和外交大臣吴学谦陪同访问秘鲁。这是中国外交部长首次访问秘鲁,两国对此都高度重视。

然而,奇怪的是,当飞机抵达利马时,它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利马国际机场停靠,而是在附近的空军机场停靠。秘鲁外交大臣瓦格纳以紧张的表情向我们致意。他急忙带走吴外长,只留下翻译们。同时,中国驻秘鲁大使被安排乘坐吴外长本应乘坐的主要公共汽车,随后是朱相中和其他几位随行人员。 “秘密秘方准备的莱恩车和护卫车并没有跟随吴外长,而是跟随了我们的车队。这时,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正在充当替身。朱向忠回忆说。

事实证明,秘书处和我们的大使馆都收到了情报。秘书处的反叛武装团体光荣之路正准备制造一场针对中国外交部长及其代表团的国际事件。鉴于安全因素,秘书处临时更改了代表团的地址,访问时间表等。甚至代表团成员也只有在离开时才知道目的地。当地记者找不到与中国代表团的采访,甚至发布消息:“中国外交大臣失踪”。

采访中的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访问的结果。国务委员吴学谦会见秘鲁总统加西亚、第一副总统桑切斯等秘鲁领导人,为推动中秘关系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太阳十字勋章”见证了中尼友谊

朱向中和秘鲁前总统藤森在被任命为中国驻秘鲁大使时举行了首次国庆招待会。此后,两人建立了良好的友谊。

藤森当选总统后,非常重视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中国大使馆成为第一个带家人来秘鲁访问的外国大使馆。藤森说:“我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很好,我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我对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钦佩。在我任期内,中国和中国的关系将得到很大发展。今晚是我。我第一次来外国大使馆做客是因为我当选总统,这是我一生中所受到的最热烈的款待,这是令人难忘的。

藤森平时只在总统府与家人、亲属聚会,或接待少数几个最亲近的助手和朋友。朱祥忠回忆起他被藤森邀请到总统府会谈的经历。朱祥忠说,会谈中,藤森表达了加强秘中经贸关系的意愿,提出要加大对中国汽车、药品和医疗器械的进口,在农业和水利方面开展更多合作。

离任前夕,秘鲁外长里维拉代表藤森总统在外交部举行了隆重的授勋仪式,授予朱祥忠“太阳大十字”勋章。勋章为圆形,中间为秘鲁国徽,周围写有“秘鲁太阳”几个金色大字。该勋章创立于1821年,分5级,大十字为最高级,只授予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外长和大使。这是秘鲁给予外交使节和其他外国人的最高荣誉,更是两国友谊的象征和体现。

1990年7月25日,秘鲁众议长阿尔瓦拉多(右)向朱祥忠大使授予“太阳大十字”勋章后合影(资料图)。

中国驻智利使馆正门“被炸了”

1993年4月,皮诺切特以智利陆军司令身份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邀请,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

朱祥忠表示,对皮诺切特访华,各方反应不一。尽管总体呈现积极态度,对中国实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表示赞扬,但也有一些人对我国官方邀请皮诺切特访华表示不理解,甚至有个别极“左”组织还在使馆门前投放炸药包表示抗议。

“1993年5月20日晚10许,我正在办公室,忽听一声轰响,就好像发生在我身边一样。我感到事情不妙,工作人员跑来向我报告,说使馆正门被炸。地上被炸了一个坑,14米宽、3米多高的铁皮大门被震裂。警察估计,是一个重约200克遥控的烈性炸药包放在门口爆炸所致。所幸并无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朱祥忠回忆道。第二天晚上,自称为“罗德里格斯爱国阵线”的成员致电智利国家电视七台,并承认其炸中国大使馆的行为。但此类恐怖活动并不能阻碍中智双方深化关系的脚步。1997年,皮诺切特以陆军司令的身份对中国进行了第二次正式访问,推进了两国军队之间的友谊和合作。

1990年10月16日,朱祥忠大使向智利总统艾尔文递交国书。(资料图)

“十六字方针”是座右铭

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在外交部成立大会上提出外事队伍建设的方针为“站稳立场,掌握政策,熟悉业务,严守纪律”。这“十六字方针”也始终是朱祥忠外交生涯的座右铭,不断指引他兢兢业业,出色完成外交工作中的各项任务。

谈到外交工作的体会时,朱祥忠认为,作为大使,应始终保持一身正气,时时事事以身作则。他分享了三点经验:“调研工作是基础”,基础调研和形势调研要两手抓,贯穿每项外交事务的全过程;“交友工作是关键”,秉持平等相待、真诚相处、谦虚谨慎的原则,广交和深交要相结合,既要做上层人士的工作,也要做好中下层的工作,既要细水长流,更要放眼长远;“内部工作是保障”,驻外机构的内部工作要理顺人员关系、搞好团结,要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和工作条例,要重视并抓好政治学习和日常思想工作。做好这三个方面,才能更好地推动外交工作的稳步运行。

“我们这一代人都是由党和国家一手培养起来的,长期接受革命传统教育,亲身体会到‘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时刻不忘报效国家,这成为我进步的主要动力。”他说。

近年来,中国的外交工作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新局面,中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这离不开像朱祥忠一样始终奋斗在外交战线上的“文装解放军”战士的努力和付出。面对新时代的外交工作者,朱祥忠满怀期望:

“后来者一定会胜过我们,一定会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创造更好的国际环境,开拓前进,创造新的辉煌!”

(责编:燕勐、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