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芯”热闹起来 缺钱 缺人的状况改善了吗?


长期以来一直保持沉默的芯片行业在今年上半年突然变得活跃起来。 “海思”这个名字已遍布北方和南方。在股票市场,芯片概念股也稳步上涨,拥有数千万年薪的医生很羡慕。

Capital也开始关注芯片行业。据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杰介绍,许多首都都增加了芯片行业的人数。

经过羡慕和羡慕,冷静下来,芯片产业还远未成熟。这个长周期,投资巨大的行业得到了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投资支持。然而,缺钱,缺乏人才和缺乏技术的问题在一天内无法解决。

资本有实力,但在目前的投资环境中,他们无法保证这一点。在甘杰看来,许多投资者仍然利用互联网的思维来投资制造业,即“走上正轨,赢得整体,并迅速回归”。

事实上,这在芯片行业无法发挥作用。在这个行业中,有许多低调的“隐形公司”散落在世界各地。例如,供应华为的Xilinx和供应苹果的Daile都是具有数十年历史的成熟公司。在主攻的垂直方向上,即使像高通这样的巨头也无法吃掉所有的市场。

更关键的是,目前的投资路径与芯片行业的道路背道而驰。投资者更喜欢早期投资,高回报,或更安全的中后期投资,但在制造业,“硬件开发的黄金时期是融资的黑暗时期。”甘杰告诉36.

芯片行业最饥渴的恰恰是中期投资。在这个黄金时期,他们有一些订单,需要扩大团队,但他们看不到“赚大钱”的希望,投资者一般要承受三五年的回报压力,自然会对这样的公司望而却步。甘杰说:“投资者在这方面非常谨慎,他们的心态没有改变。漫长的制造业足以让人们失去信心。

芯片行业的坚冰不是一个寒冷的日子。人才缺口越来越大,但显然专业人才培养速度跟不上。甘杰曾经听到朋友的叹息。过去清华半导体有60多人,后来只有30多人。这是没有理由的。与软件工程等热门专业相比,半导体行业很难赚大钱、赚快钱。

“芯片行业并未过热,而且还在补课。”核心矿业网络创始人宋俊伟告诉36krypton,除人才缺口外,高端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据他介绍,国内中低端芯片制造商已经能够与国外芯片平起平坐,但高端芯片之间仍然存在很大差距。

在整个产业链中,芯片设计可以自行开发,但芯片制造中涉及的许多设备和核心部件需要从海外购买。例如,晶体元件的设备由美国垄断,光刻机由荷兰垄断。

对于大学教育系统,宋俊伟认为,微电子技术课程并不多。集成电路领域的课程,包括IC设计,EDA(电子设计自动化)等,尚未建立完整的人才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有不少财大气粗的玩家进入了这个行业。互联网公司中,阿里布局最深,去年全资收购了大陆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公司中天微,它们曾经给阿里云制作过基于AliOS的云芯片。

硬件厂商中,华为之外,小米也要做自己的松果芯片。它们天生离客户更近,也有自己的针对性和趋势判断。“ 他们的优势是知道需求,有钱砸,也有人才,劣势是内部用不错,就是到了外面,会不会触犯到专利呢?”宋俊纬说。

芯片行业的忽然火热,难免让人联想到几年前的AI热。几年过去,风口过后,虽没有一地鸡毛,但不少公司因为没有落地场景和商业模式偃旗息鼓。芯片行业现在隐隐有这样的趋势,“这个行业有优秀的公司,也有未必那么优秀的。最终还是要有产品,为客户创造价值。”甘洁说。

(责任编辑:DF5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