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国有企业投融资创新峰会在京召开 聚焦国企高质量发展


案件相继出台,政府对新兴产业指导基金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

潘庸认为,应对新形势和新变化,国有资产委托管理机构的转型和发展应首先正确处理政策与商业的关系,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有效整合。其次,要坚持产业投资。这将促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创新发展。三是注重技术创新,注重科技成果转化,谨慎对待模式创新。国有基金管理机构要牢固树立投资国家的理念,提高运作效率,把握政策方向的原则,运用商业效率和效率,不忘最初的心,牢记使命。

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徐善成介绍了企业在整个产业链,合理资本运作和价值方面的综合运营优势,提升企业价值创造能力的创新实践和经验创造能力。

展望未来,徐善成表示,为了实施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三类五类,七类一流”的整体战略部署,企业将继续坚持“游戏综合运作”国际象棋“进一步加强煤电协同,煤化协同,生产和运输协同,运输和营销的协同作用,利用内部市场,促进产业链的质量改善,改变效率,最大限度地提高整体效益,促进清洁高效利用煤炭的整个生命周期,整个产业链,实现传统能源的清洁能源,积极开展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我们将通过推动技术创新不断提高优质发展水平和管理创新刺激和激发公司新的发展势头。

清华大学全球私募股权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李世林从专业角度分析了中国私募股权的现状和趋势。他提出,国有企业产业基金规模大,注重战略投资,同等重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投资周期长,风险承受能力强,资源丰富。它应侧重于支持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和培育新的业务增长领域。传统产业的升级转型将起到协同效应,促进主业发展,参与国有企业所有制改革,参与中央企业非主营业务资产的剥离。通过回顾和比较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改革的三大产业基金的典型案例,为基金更好地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改革提供了经验和方向。

党委书记,浙江省国有资本运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桑俊珍认为,国有工业基金的运作应着眼于“三项服务”的商业定位。一是要服务省政府和省政府建立专项基金投资平台;为浙江国有资产的改革和发展提供战略投资服务;三是转变和提升全省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

(编辑白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