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国豪详述香港机场经历:担架上依然喊出“我爱香港”


?

傅国浩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详细介绍了香港机场的经历:我在担架上留了最后一句话,仍然喊“我爱香港”

8月13日晚,《环球时报》全球网络记者傅国浩被香港国际机场的香港国际机场非法监禁和包围,影响了许多人的心。 8月15日,《面对面》专栏记者在深圳某医院接受傅国浩专访。

机场体验“喜欢做梦”疤痕是个人访谈的证明“绝对不会影响我”

2901099126.jpg

在8月15日的一次采访中,傅国浩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脸和受伤情况。结果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但幸运的是没有致命的伤害。头部有瘀伤,瘀伤,手上的绑定非常明显。至于心理状况,傅国浩说他当时很害怕。现在就像做梦一样,他们觉得自己的行为很荒谬。傅国浩希望脱掉生病的衣服,穿上自己的衣服接受采访。

记者:“你们现在都在面对,28岁时你还年轻,不要担心这些瘀伤会留下来,将来会影响到你自己吗?”

傅国浩:“我不担心,这次殴打造成的损害绝对不会影响到我。这是我亲自在香港机场接受采访的证据。虽然被殴打是非常可耻的,但是可以体验到。对我来说这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没有羞耻。“

向香港报了一个星期。事件发生前,媒体上出现了两次爆炸视频

28岁的傅国浩,《环球时报》万维网新闻中心港澳台频道总编辑刚刚加入万维网仅一年。 8月6日,傅国浩被《环球时报》和万维网任命到香港参加报道。在香港的采访中,傅国豪真的觉得记者是“一个非常迷人的职业”。

在香港机场,傅国豪拍下了一位姓梁的蓝色公民。他在现场遭到极端分子的打击,后来在保安人员的陪同下撤离。当他离开时,他说极端分子是“香港的耻辱”。傅国浩录了这些照片。他说,拍摄这一场景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3259639700.jpg

8月12日,香港反对派声称在香港机场进行“百万人民接送”。作为特约记者,傅国豪一直在香港国际机场观察,枪击极端分子并多次粉碎来自澳大利亚的外国人。这位澳大利亚人说:“香港属于中国,这是世界公认的!”

傅国浩:“通过那份报告,我出现在很多媒体镜头中,我已经被一些人拍到了。当时我可能会穿着便衣作为游客。我不适合8月13日去机场。因为前面的人总是担心他们的外表或名字会暴露出来,被黑人暴徒知道会更危险。“

记者:“根据您的理解,记者没有潜伏或曝光。这个词是否适合记者?”

傅国豪:“根据正常的社会情况,我们应该接受采访,以示我们的身份。我是内地记者。但现在在香港,很多游客或工作人员会受到骚扰。极端分子他们对大陆记者有偏见以及一些对大陆友好的香港媒体。他们认为来自内地的记者肯定会与他们不同,并且会充满敌意,并会追逐围攻。“

记者:“你已经在心里评估过,你已经处于不安全状态,为什么要去?”

傅国浩:“以前有很多示威和活动,我们也必须去那里。我们不会因为前方的危险而去。”

拍摄时提高了暴民的注意力。发生最令人担忧的事情

520423391.jpg

8月13日,在富国豪到来之前,香港机场已发生暴力事件。在机场,非法集会的一些激进暴力分子非法监禁徐某,一名被送往机场的深圳居民,并用扎带绑他,导致他晕眩。救护人员到达后,他们反复阻挠救援。最后,在警方的协助下,救了徐需要近4个小时。与此同时,他们还包围了一名警察并抢走了他的指挥棒。晚上11:30,傅国豪抵达香港国际机场。傅国浩首先在机场外拍摄,当时机场的动荡促使他赶紧上门。他穿着一件带有记者标志的背心,并在人群中携带手机。

傅国浩:“我向他们提出并随便拍了拍他们。我没注意,然后我就经过了。此时,他们的注意力还在警察外面。我经过去看乘客,乘客都是机关大厅的内部是旁观者,黑人的战斗还没有停止。乘客没有遇到严重的麻烦,警察仍在逮捕,情况非常激烈,我要回去看看,这意味着我必须通过它们。我首先,我去了一扇门。这个门已经被拥有许多机场设施的黑人摧毁,然后被封锁。如果我不能出去,我只能回来,我会找到其他的在终点站拍摄时退出。此时,我被发现了。一个人突然指着我,用广东话说:'你是哪里人?'他的表情很凶,他的眼睛很敏锐。然后一群人被包围,至少有几十个人在问我,态度很好他们不友好。他们包围我,想要寻找我的东西。我觉得有些东西是错了,发生了最令人担忧的情况。这时候我发现有人活着,我用英文用一些黑色衣服低声说道,怀疑是。香媒报记者说,'请帮助我',在这期间,暴徒被他的头撞了我的头拳头。“

3086059147.jpg

傅国浩试图在防守时逃跑,但立即撤回。四五个人联手夺走了傅国浩的背包。在傅国浩看不见的地方,他的背包被暴徒打开了,内容一个接一个地散落在地上。暴徒看到了傅国豪环球时报同事的名片和蓝色连衣裙上写着“我爱香港警察”的字样。

记者:“为什么这件衣服在你的包里?”

傅国豪:“当天早些时候的采访中,一位支持香港警方的人给了我一个纪念品。因为我白天在香港接受采访,所以我没有时间回酒店。我总是将那件衣服放在包里。只是带着过去。“

面对非法监禁和围剿,他高喊“我支持香港警方”

1732957783.jpg

暴民找到了傅国豪同事的名片。他们欢呼并立即将一辆行李车推到机场,并将傅国豪放在行李车的篮子里,开始绑他。他们把“我爱香港警察”的衣服放在傅国豪的腿上,试图羞辱他。然后小怪用绳子将傅国浩的手,腿和脚踝绑在行李车上。这时,傅国豪大声喊出让无数人震惊的话:

“我支持香港警方,你可以打败我。”

记者:“为什么这句话脱口而出?”

傅国浩:“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堵住我的嘴。我找了一位记者直播。此时,我情不自禁地说话。因为我看到大陆的游客在被带走之前遭到殴打,有些他们被侮辱了。性声明的标志。如果我此时再次写这样的话,我不仅没有采访,而且我的整体性格都不好。此时,我不能承认失败我认为,放下并让他们战斗,让他们羞辱,我必须停下嘴来告诉我的位置。“

记者:“但如果你这样说,你可能会受到更严重的攻击吗?”

傅国浩:“我已经准备好受了重伤。哥哥被殴打晕倒,打得很重。如果我打我的话会不会很轻?”

我曾经做过最糟糕的事情。我通过录音机留下了我的最后一句话,但录音机不知道该去哪里

970768290.jpg

小怪把傅国浩推到了墙上,让傅国浩把手放在前面,拿着身份证让他们摆出姿势。

傅国浩:“我一开始不想合作。他们可能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但我觉得我的身份证没有任何羞辱。我的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很明亮这些衣服都是我自己的。我也支持香港警察。举手拍摄的羞辱是什么?所以他们说他们应该拍照并随便拍摄。在此期间我一直在说话和说我的位置。

真正让郭浩羞辱的是黑人对自己的侮辱,脸上泼水,甚至在他被猛烈殴打时试图舔他的裤子。在混乱中,暴民还试图用脸部识别来解锁傅国豪的手机,但傅国浩保护着自己的脸,倒在了身体的一侧。暴徒没有成功。他们从行李车上拿走了傅国豪把它扔在地上。他们开始用遮阳伞和其他东西进行攻击,暴力升级。

记者:“谁能在那时帮助你?”

傅国浩:“我觉得其他媒体记者当场,其他媒体记者或许可以帮忙打电话停止,但我看到其他媒体记者也很危险。如果他们站出来反对黑人,那就是第二个一个,也紧挨着这件作品。“

3052898959.jpg

在暴力的过程中,28岁的傅国浩的期望最差。

傅国浩:“他们可能会在这里杀死我最糟糕的判断。此时我在我身边找到了一个蓝色的录音机。当我抓住宝藏的时候,我觉得我能捕捉到一些东西。我说我是傅国豪,我来自天津,我的爸爸,我母亲对我很好,我现在很开心,我家里有一只小蛋,我真的很喜欢我们的小蛋,我真的很想回去看看。我只是想,如果我在在现场直播中,我的父母可以听到最好的;如果现场录音无法录制,那么录音笔就能够存活下来。当时非常好,我担心如果我有生命,我会有没有机会,我将没有机会。记住留下最后一句话的心情。“

记者:“但你不知道是谁。”

傅国浩:“我不知道是谁,可能是示威者。”

记者:“关键是你不知道它的下落是什么?”

傅国浩:“它后来被带走了。有人拿了一只脚,用手拿着它。”

当我接近昏迷时获救,我觉得“终于结束了”并在担架上说“我爱香港”

818028266.jpg

当傅国浩被围困时,他的同事已经向警方报案,但是在傅国浩被殴打到昏迷附近之前,警察无法接近傅国豪,警方有机会挤进人群。

记者:“我们从视频中看到,在运送你的过程中,有人在沿途冲击和踢你。”

傅国浩:“我也觉得,但意识不是很清楚,因为整个过程都在捶打。”

记者:“当时精神状态如何?”

傅国浩:“有一些安慰,终于结束了。”

3700240849.jpg

在担架上,傅国浩说,感谢救护人员用普通话和英语。他还说“我爱香港”。

记者:“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傅国浩:“作为一名记者,我对内地和香港的情况仍然有所了解。我不希望看到大陆朋友对这些暴徒非常生气,让暴徒的暴力甚至影响到普通人。本周香港主流媒体的许多报纸发表声明,要求停止暴力。我们必须鼓励支持香港社会的合理反暴力声音。如果我的斗争有影响是每个人都讨厌香港,这是我不想看到的。因此,我必须在发言时表达我对香港的感受。“

可以诉诸法律来阻止暴力分子并仍然愿意继续成为记者

3610891478.jpg

8月14日凌晨,傅国豪被送往香港一家医院接受急救。他于当天中午从香港出院,并转往深圳一家医院。住院期间,傅国豪受到各界人士的哀悼和支持。 8月15日,香港机场管理人员来到深圳医院访问傅国豪,并带来了香港机场管理局行政长官手写的道歉信。信中说:“我很抱歉你前天在香港机场遇到的极度不恰当的待遇。我希望你能早日康复。”香港机场的代表也发送了大部分私人物品,这些物品都是在傅国浩之前被暴徒偷走的,但钱包里的100元面额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小面额,被盗的手机是未找到。

记者:“整个事件已经发展,你的人权受到了侵犯和伤害。你能诉诸法律吗?”

傅国浩:“我会和家人讨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仍然可以追求。虽然我不记得他们是谁,但我被蒙住眼睛,但这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从镇压香港的暴力事件来看从傲慢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诉诸法律是恰当的。为了震惊他们,我们不能在他们完成比赛后每次都谴责他们,他们也不会听取他们的意见。没有法律可以实施制裁。“

记者:“经历过这段经历,你愿意继续做记者吗?”

傅国浩:“我愿意,我很愿意。”

据万维网报道,8月17日,傅国浩和另一位环球时报记者回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