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血战脚山铺旧址 6000红军血肉之躯筑起抢渡湘江生命通道


?

参观山脚下血腥脚的旧址。 6000红军的血肉体为湘江建立了生命通道

作者杨晨黄玲玉

夏初夏,广西桂林泉州县彩湾镇322国道贵黄公路交通十分繁忙。沿着高速公路延伸一公里的剑峰山和米花山安静而宁静。路边只有一座石碑,上面刻着“湘江战场旧址湘江之战”的字样,记录了85年前发生的悲惨战争。最近,中信网的记者走访了山麓,停止了战斗现场。

103230620.jpg

图为战争目击者,来自彩湾村的94岁村民江平芬回忆起了这场脚下的战斗。于静照片

1934年冬,湘江运动开始于广西的灌阳,泉州和兴安。 11月27日,红军中央军队在菜湾镇的鲁班桥和足山商店之间任命了一支红军军团,以阻挡湘军的西进,覆盖红军的主力军。

“脚山亭与湘江平行,距湘江兴安界首渡口25公里,距泉州凤凰口渡口仅17公里。山地瀑布,红军将是安全和防御的;一旦湘军被湘江阻挡,中央红军可能会被摧毁。“桂林市红色旅游协会专家蒋廷松介绍说,红军第一和第二师的六个团和湖南军的四个师刘建旭在山脚下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最后,在湘江战役中被称为最长,最大的战斗中,双方投入最多,近6000名红军军官为湘江建立了生命通道,血肉之躯如同军事委员会和后续部队。它摧毁了国民党在湘江东岸聚集红军的阴谋。

103230630.jpg

图为泉州县菜湾镇尖峰岭正在建设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公园。于静照片

“火灾过去非常激烈,枪声持续了三天三夜。”战争证人,来自彩湾村的94岁村民江平芬告诉记者,枪声停止后,他去了在村里的奶牛上山。山脉和野外是红军的遗体。到处都可以看到枪炮弹,到处都是鲜血。

最让江平分印象深刻的是红军是勇敢的。敌人来了,坚持最后的战斗。 “红军有严格的纪律。当时,我家里有一个班级。他们没有进入厨房,没有烤火,不小心带走了我家的刮刀。他们也送了士兵从几英里回来,没有拿走群众和针头。“

山村脚下的村民王世基长大后听着父亲王淑秀谈起红军的故事。 “当时红军在驻扎时对人民好,所以爷爷要求他的父亲给红军送水。有几次,他的父亲几乎遇到炮弹袭击而且害怕。爷爷告诉他不要恐怕,红军会保护人民。“

103230640.jpg

图为Foot Hill村脚下的Yidangping烈士的第一座陵墓。杨辰的照片

在王世纪村的竹林中的一片空地上,有一面红旗是一个平塘殉道者的第一座陵墓。易党平是红军第二师团第五团的政委。原名是唐世基。在他参加革命后,他被改名为易党平,他的意思是“夷平世界”。

“易党平毕业于中学,为了消灭反动派,坚决加入革命,是学者服务国家的典范。”蒋廷松介绍,在战斗中的山脚下,易当平在尖峰岭的各个地方受伤,为了掩护部队撤退,咒骂不当俘虏,他带着守卫向敌人开枪射杀了最后一击。子弹塞进他的胸口。易党平去世后,王世秀的父亲王希秀和几个村民将他埋葬在这里。今年,易当只有26岁。他也是山脚下最高级别的指挥官,以阻止红军。

打开了牺牲全州县党史办公室山麓的红军士兵名录。还有很多像易党平一样年轻的士兵。在1367名烈士中,最年轻的只有15岁。他们大多数来自江西,他们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这些人中有很多人都有像易党平一样的良好家庭状况。他们接受过新型教育,可以过上相对稳定的生活。但他们选择加入革命甚至没有背弃,甚至让他们人们走过这个国家。幸福的新生活,这是他们这一代年轻人最初的心。“蒋廷松说,现在我们实行“不忘原心,记住使命”的主题,只要记住英勇的精神,让长征精神世代相传。

在夏天,米花山很安静,到处都是竹林。尽管这次足沙区的战斗已经持续了85年,但红军士兵在竹林中建造的战壕仍然默默地讲述了今年的悲惨局面。在与粉华山呼应的尖峰岭下,新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公园正在加强,预计将于今年10月向公众开放。那时,将会有更多代人知道近6,000个足山战役的英雄事迹和牺牲,英国人的名字将永远铭记。 (完)